gba大航海时代
標題
更多
在線表單提交
更多
下拉表單:
首頁 >> 縣區新聞 >>順平 >> 家在青榆溝
详细内容

家在青榆溝

    山鄉晨早,人勤家興。

    7月11日大清早兒,60多歲的劉進京走出房門,院里的蜜蜂飛出蜂箱;院外的家庭“微養殖場”,鴿子、孔雀、鵪鶉……和鳴聲讓寂靜山村恢復新一天生氣。“人養長翅膀的,這些長翅膀的再來養俺們。”他幽默話語中,透出幾分欣喜。

    在偏遠的順平縣青榆溝村,這是黎明時分的夢境般見聞。

5個山莊,連成一個村

    從保定驅車約兩小時,至青榆溝已是天黑。

    第二天,天剛麻麻亮,再返回村口。鐵藝拱門上寫著“青榆溝勝景”。上下聯:“沐夏風曳半池碧蓮迎客至”“聽秋雨滴一山紅葉待君還”。此番意境,若步入陶淵明筆下的“桃花源”。

    村子處在順平縣、滿城縣、易縣交界,村里人稱“雞鳴三縣”。全村僅58戶、158人,沿一條深深的、窄窄的山谷分成下鋪、下莊、高家莊、劉家莊、溝頂5個自然莊。從下鋪到溝頂4公里,彎徑與山花、野草相伴。

    村民服務中心設在高家莊,旁邊是一座荷花池,各色荷花正濃。上午11時許,村支書高平君忙完家里的活兒,來到這兒。“以前的路也叫‘水’‘泥’路,下雨后水和泥混在一起,把鞋都粘下來。”他指著門前已硬化的混凝土路說,“就是不下雨,送城里來的親戚,得套頭驢、趕小拉車,到通長途車的大道上也得3個小時。現在,道兒可好走多了。”

    青榆溝有277年的歷史。以前,村里路難行,人們上了年紀,就再也不下山、不出村了。

    村中,一排太陽能燈沿路而上,一條小溪湍流而下。村民的正房是瓦房,嶄新的白色外墻墻面,掩映在綠樹下、青山中。村里空氣如洗,如置身氧吧。

    高平君說,雖說農民愛莊稼,可今天村里人已告別“地頭族”。因為,農戶人均七分地,全是山上魚鱗狀的小塊梯田。

    就近爬到一座山的山腰,每塊鐮刀型梯田,不過幾張桌子大,砌成梯田的石頭墻卻有兩層樓高。高平君指著對面連綿的山峰說:“我家的幾塊地,就在最高的那座山背面。以前給地里送糞,牲口都馱不上山,人們只能肩挑。天剛亮,挑一擔糞上山,到晌午還回不來。”

有了夢想,現實遠不了

    在村中“探家”,沿溝谷從高家莊一路上坡,到劉家莊人人一身汗。

    村里人都知道,劉家莊有個劉進京在養蜂。而他養蜂,是從來了河北省地質工程勘查院駐村工作隊開始的。

    2016年農歷正月十七,副院長王冠軍帶隊住到青榆溝。“人們出門就是山,過去不少村民上山采過野生藥材。”他說,“起初的想法是靠山吃山,幫著村民種藥材,我們也領著村民參觀了外地。回來再看,村里地塊忒小,不適合規模種植。”

    2016年夏天,王冠軍遇到一位游客,聽說人家半輩子養蜂,就把游客請到劉進京家。以前,劉進京是木匠,做蜂箱不難。這樣,他就足不出門,養起了蜜蜂。頭一年,養了1箱蜂。靠這箱蜂,去年就成了10多箱。到今年,已變成30多箱。

    村子離白銀坨不遠,有條件發展旅游業。2017年,王冠軍與白洋淀景區聯系,先在高家莊整修了村中約400平方米水池,引進優質荷花品種300余株。現在,荷花池的映日荷花,讓小山村別樣多彩。

    青榆坨主峰飛鳥盤旋,可是以前上山沒路。2017年,省工勘院出資約10萬元,修了2華里多的水泥路,上山觀景方便了。不遠的山間,工作隊還修建了一個冰瀑旅游項目。

    沿路,5個山莊之間有3口自流井,流淌著白嘩嘩的水,堪稱一景。王冠軍說,工作隊正實施天然飲用水廠項目,水廠建成將為村民提供就業崗位,帶動村子增收。

    養羊、養雞、養豬、養驢,建農家樂、搞探險游……這些也都在工作隊幫扶計劃中。“青榆溝的產業發展是分‘三步走’,第一步以種植養殖業帶頭,短期內產生效益,實現貧困戶增收;第二步以依托集體產業,帶動村民就業脫貧;第三步,以旅游業為鞏固,實現可持續發展。”王冠軍說,“扶智,還得扶志。這樣,想法變現實就容易多了。”

不像這個村,還是這個村

    家是溫暖的歸宿。進村入戶看到,雖然山上蔥翠依舊,但村民的家園已大變樣。

    省工勘院仍在給力幫扶。院長張向明表示,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,會是守著的“銀行”,今后穩固村子的脫貧成果,離不開特色產業發展,還需突出種植、養殖優勢,繼續開發綠色產品、打造綠色農家,讓這個深山溝亮出“金名片”。

    駐村3年多,工作隊的武彥武當上劉進京養蜂的推銷員。今年,他在網上銷售純蜂蜜,每斤70多塊錢,已售出100多公斤。

    村民也在擴大“朋友圈”。許多省工勘院職工購買青榆溝的蜂蜜,10名幫扶責任人常給村民帶來米、面、油和床單、被罩、被子等生活用品,給貧困戶清理戶容戶貌、打掃衛生。

    工作隊隊員周曉輝來自農村,對扶貧更是滿腔熱忱。2018年3月,他駐村后常年吃住村里。他說:“我會像家一樣,把心沉到這里,把身俯到這里。”

    現在,村容戶貌全變了,工作隊已幫助改造改建和修繕14戶村民的房屋,還改廁、刷墻壁、刷寫標語、繪制宣傳畫;村中有了1個垃圾集中投放點,2名保潔員定時清理環境衛生。

    “房、路、墻,養的、種的,什么都不是原來的了,這還是原先的村嗎?”在路上,高平君邊走邊說,“過去小伙子們不愿報村名,怕難找媳婦呀!現在我出門,逢人先說是青榆溝的,村子好了。”

    “我也想住青榆溝。”一位游客接過話茬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蘇蘭生  梁冬艷  田莉


技术支持: 新航云網絡 | 管理登录
gba大航海时代 想学吉林时时 118k现场开奖118k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网 云南11选5今日开奖结果查询百度 重庆时时彩手机版App 安徽时时快3遗漏号 新疆时时结果记录 极速直播体育吧 吉林时时奖号结果 重庆时时号码提取软件 广东快乐十分电视走势图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