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ba大航海时代
標題
更多
在線表單提交
更多
下拉表單:
首頁 >> 縣區新聞 >>高陽 >> 天路上飄來的哈達
详细内容

天路上飄來的哈達

    “老臧,我又來看你了!”身未到,情已至。一位背著雙肩包、皮膚黝黑的藏族漢子剛到門外,便親切高喊。他,是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瑪沁縣政府副縣長、雪山鄉黨委書記旦巴達杰。

    年過七旬的臧建文,曲著雙腿,急切地迎上前。他,40多年前,曾在雪山鄉修過一條公路。

    寒暄后,旦巴達杰從背包里捧出潔白的哈達,躬身為臧建文老人獻上雪山鄉人民的祝福,臧建文則將印有“千里慰問老路工 藏漢親情血愈濃”的錦旗作為回贈。

    7月19日下午,高陽縣臧家的“陋室”充溢著激情、感動。

    漢族技術員讓雪山鄉天塹變通途

    1973年,20多歲的臧建文經親戚介紹,只身來到瑪沁縣雪山小學做木工雜活兒。  

    1974年底,時任雪山公社黨委書記的陶振華找到臧建文:“明年這兒準備修公路,你有一定文化,來做技術員!”幾十人的修路隊伍,只有他們這倆漢族人。

    要修的這條路,到底什么樣?“原有的羊腸小道,基本在峽谷和山腰懸崖之上,荊棘密布,經常摔下人;沿線,河流縱橫,途中最高的埡口海拔4500米。當地人都叫這條路‘天路’。”40多年后,臧建文仍語氣凝重,“就是這樣的‘路’,每年還讓大雪封堵半年以上。”

    接下任務,臧建文興奮:一個外鄉人受到重視;擔心:木工在行,可從沒修過路。

    “陶書記也沒修過公路,雪山鄉人大多也沒見過公路。”臧建文說,當年,他騎著牦牛顛簸7天,到縣城書店尋到一本書。書中不光有修公路的方法,還有制作炸藥的配方,臧建文如獲至寶。 

    1975年5月1日,東雪公路在瑪沁縣東傾溝鄉三岔路口正式開工。談起修路中最困難的事,臧建文認為是研究彎道,測量坡度。他白天晚上琢磨書上的數據資料,憑著簡易坡度測量儀和僅能測量50米距離的盒尺,與牧民硬是把最適合汽車行駛的彎道、坡路設計了出來。

    40多年后,旦巴達杰對臧建文豎起大拇指:“這條路幾十年里維修過五六次,但始終沒有改變過線路。事實證明,你修的路科學、合理!”

    一塊半間房大的巨石攔在了“咽喉”,這是又一個難題。臧建文用書中“一硝二磺三木炭”的配方,反復試驗制作炸藥,再以土炸藥與真炸藥混用,最終炸碎了“攔路虎”。“那時物資緊缺,怕雷管丟失,我就壓在枕頭下睡覺!”他頓了一下,又提高聲音,“還有18.6公里是懸崖峭壁,也是炸出來的。”

    途中河流眾多,要想通路,至少要架5座木橋。從切木曲河下游采伐圓木,從磕磕絆絆的冰面上拖拉到20多公里外的上游修橋點,運一趟圓木要兩三天。臧建文說:“在樹林里睡覺,頭上戴著皮帽子,衣服袖口、褲腿都得拿繩子綁好嘍,再披上兩塊氈子,醒來先抖落滿身的積雪。”

    為防滑,臧建文從老家白洋淀冬季漁民的釘子鞋套得到靈感,用面捏成釘子鞋套形狀,讓鐵匠照樣打制。“兩個多月拉了50多根圓木,搭起5座木橋。”想起這些細節,他滿是自豪。

    40多年,雪山鄉人終于找到了臧建文

    “修一條路,留下一種精神,更促進民族團結進步。”旦巴達杰說,當年修路的艱苦奮斗精神一直傳承到現在。這兩年,雪山鄉建起民族團結教育基地,搭建感恩亭。“沒有陶書記不可能修這條路,沒有全鄉牧民群眾共同努力不可能修成這條路。”雪山鄉宣傳片這樣說。

    在藏建文家,旦巴達杰拍著胸脯說:“我還要加一句——沒有臧建文的技術不可能修好這條路!”  

    當年路修完,臧建文到一家企業工作,1986年前后回了老家,從此失去音訊。去年9月,旦巴達杰多方打聽,終于找到臧建文聯系方式。他趕來高陽縣,面對面傾聽臧建文當年參與修路的事跡,同時也想找尋幾件當年修路的老物件帶回去充實民族團結教育基地。

    今年6月,在山西省靈石縣任掛職副縣長的旦巴達杰,帶著雪山鄉人民囑托,第二次來到老臧家中,了解他的生活、身體狀況。 

    藏族干部群眾的記掛讓臧建文很是感動,他欣慰地說:“我現在常忘事兒,可在雪山鄉那五六年里,跟老鄉關系有多親,我記得很清楚。” 他回憶說,遇到頭疼腦熱,牧民會送來家里最好的食物,而牧民們遇到了難處,他也會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。有次,一名牧民肚子疼得難受,他試著用針灸幫他緩解病痛。

    雪山鄉人日子好了,心中更是惦念臧建文

    臧建文的臥室里,有臺家用遠紅外線理療儀。當年雪山鄉最低零下30攝氏度的極寒天氣,讓他落下老寒腿的毛病,走路費勁。

    提起當年的艱難困苦,臧建文笑談:“海拔4200米是個什么概念?背一袋面在老家能瘋跑,在那兒兩步就要歇一下。喝水一口一喘。晚上冷得睡不著,那種內里是草的烏拉鞋,睡覺時不是捂在被子里,就是壓枕頭下,怕第二天鞋‘挺’了穿不上。鼻子流血,牙齦出血是常事,每天補維生素……”  

    “苦不苦,想想長征兩萬五;累不累,想想革命老前輩。”——當年,臧建文把這兩句話用紅油漆寫在工具包上激勵自己。40多年后,回憶那段時光,他雙眼濕潤。

    1978年10月1日,東起瑪沁縣東傾溝鄉、西至雪山鄉,寬5.5米、全長54公里的東雪公路修通,雪山鄉到縣城的時間從七八天縮短到當天往返。白雪掩映下,東雪公路蜿蜒在群山間,猶如一條飄落的潔白哈達。

    “這些年,雪山鄉人民一天也沒有忘記老臧!”旦巴達杰拉著臧建文的手,激動地告訴記者,當年臧建文20多歲,可雪山鄉人不管老少都喊他“老臧”,他們覺得這樣親。         

    第三次來,旦巴達杰懷揣雪山鄉218名牧民自發籌集的56950元錢。

    “修成這條路,可謂是拔山撼河。雪山鄉的發展,得益于這條通往外界的路。” 40多年后,聽著臧建文的講述,旦巴達杰感慨萬千。

    2017年底,一條新的高速公路“花久高速公路”通車,連接縣城到雪山鄉的路程縮短至1小時,鄉民們出行更加便利。 如今,雪山鄉不管是基礎設施、環境保護、教育衛生還是人均收入,都走在全州44個鄉鎮前列。

    雪山鄉人的日子好過了,對臧建文的思念愈濃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金麗


技术支持: 新航云網絡 | 管理登录
gba大航海时代 福利彩票快乐十分走势 北京赛车pk10开奖公式 全天人工腾讯时时彩计划 快速赛网址 体彩千禧试机号金码 秒速赛走势图 彩图图库历史记录 pk杀号 排列排列列三预测 内蒙古时时五星图 北京pk赛车冠军走势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下载